1. <wbr id="jdnju"></wbr>

    2. <form id="jdnju"><pre id="jdnju"></pre></form>
      <strike id="jdnju"></strike>

    3.   首頁>> 悅讀

      周永開的二三事

      發布時間:2021-03-19 10:48

      手機讀報看新聞,下載掌上達州
         編輯:龐嵐月

      □朱承方

      我是1960年正月初一調到巴中縣委辦公室工作的,主要負責檔案、信訪等工作,其間,也隨縣委副書記周永開一起下鄉做調查研究。當時,我剛二十出頭,原本是縣水泥廠的工人,初到縣委機關,什么也不懂。我前后在周永開身邊工作了大約五年時間,從他身上學到很多東西,受益匪淺。

      那時,縣委根據周永開是本地人、年輕、身體好、有文化的優勢,讓他分管縣委辦公室、農工部、宣傳部、工會、共青團、婦聯、科協的工作,涵蓋農、林、牧、副、漁、水利、電力、氣象、文化、教育、衛生、體育等。

      那個年代,吃飯是第一件大事,巴中又是全省的農業大縣之一,所以周永開成了全縣干部中的大忙人。他大部分時間都在跑農村、下基層、到田間、進院戶,與廣大農村基層干部、農民打交道。

      下鄉生活艱苦,周永開工作高標準,生活低標準,更沒有節假日、白天黑夜的概念,很多人吃不了那種苦,受不了那種累,適應不了那種緊張繁忙的快節奏。我從小在農村長大,年輕且身體好,所以和周永開下鄉的差事自然就落到了我頭上。在我看來,同縣委領導下鄉是難得的學習機會,所以,我并不把它當成苦差事,反而樂意,只要安排,隨叫隨到。

      上世紀六十年代的工作條件不能同現在相比,那時,整個縣委機關只有一臺老掉牙的美式吉普車,就連自行車也只有辦公室配了三輛,供三個機要員給各區送文件。周永開盡管分管農業,下鄉多、路途遠,但也只能步行。

      記得是1962年7月,周永開去清江區,我們與清江區委書記余順和頂著烈日同行,走到斯連鄉上吃午飯已是下午三點多。午飯后又馬不停蹄地到花溪,沿途要看、要問、要座談,走到花溪鄉上天已黑。鄉上同志早已吃過晚飯,鄉黨委書記王益舟說吃了晚飯再匯報工作,但周永開說:“今天午飯吃得晚,現在還不餓,先匯報工作,再吃晚飯?!眳R報中,周永開問得細、插話多,邊問邊做筆記,會議一直到晚上10點多鐘才結束。王益舟對余順和說,“飯早已煮好,現在吃飯吧!”周永開的回答令人意外:“現在已經很晚了,就不吃晚飯了,干脆睡覺吧,早睡早起,明天我們要到殺牛坪(位于巴中、通江交界處)?!?/p>

      周永開有早起的習慣。天剛亮我即起床,可周永開早已起了床,正在院子里思考著什么,接著又朝街上走去,同居民交談。這時,王益舟叫我們吃早飯,余順和和我都順勢說該吃早飯了,可周永開不想耽擱,說:“我們今天要到殺牛坪,必須抓緊時間,趁早上涼快好走路,早飯好說,哪里合適哪里吃,現在就走!”于是,我們只好餓著肚皮上路。

      哪知道從花溪到殺牛坪的路很遠,特別是坡又高又陡,實在難爬,我們三個人累得滿頭大汗,上氣不接下氣。余順和想先爬上山頂,給我們找個地方煮早飯,只好硬撐著走到最前頭去。當周永開和我好不容易爬上山頂時,已經是上午10點過了。余順和在一座又小又矮又爛的茅屋里,找到一位老人給我們煮了一鍋包谷,老遠就聞到一股香味。因接連兩餐都沒吃了,我們狼吞虎咽,一邊吃,一邊連連對老人家表示謝意。那次,我才實實在在地體會到縣委機關同志們所說的“同周永開下鄉要三得(跑得、累得、餓得)”的說法一點不假!我在同周永開下鄉的幾年時間里,累、餓到這種程度的時候雖不多,但至今難忘!

      在許多同志的印象中,周永開即使不下鄉也很少有節假日,他從早到晚忙工作,根本沒有八小時工作的概念。我清楚地記得,他經常參加縣委辦公會議,大家都下班吃飯了,他卻總因為還有一大堆人在縣委會議室樓下等著找他談事情、匯報工作而下不了班。

      周永開對凡是找他的人都一一接待,從不推托,不管時間長短,都要談完為止。很多時候,機關同志飯前飯后的休息時間就是周永開接待來訪群眾的時間。他從辦公室出來,一邊走,一邊聽來訪人談事,后面還有一群人跟著,一直跟到他家,圍坐在他飯桌旁。他一邊吃,一邊聽,吃飯的地方就成了他接待群眾來訪的辦公場所。因我當時搞信訪工作,很清楚基層干部和老百姓的信訪件,大部分都集中到了他那里。他對任何來訪者都一視同仁,熱情接待,不打官腔,該怎么處理當面表態,當面不能答復的調查清楚后由他本人直復,或者交我處復,總之,件件有交待,事事有著落。對每封來信他都親自批閱,交我辦理落實,并如實登記,有的還要向他報告結果。按他的要求,我必須每季度向縣委和他本人書面報告一次縣委的信訪工作情況,要求有綜合、有分析、有下步工作意見,要讓縣委領導從信訪渠道掌握到全縣基層干部和老百姓的心聲。據我所知,包括周永開在內的所有縣委領導對信訪工作都很重視,他們把它作為一個知下情、識民意的重要窗口,從無反感和抵觸。

      周永開生活簡樸,衣、食、住、行從不特殊。他家子女多,七八口人就住在公共過道穿行其中的大雜院里,竹木結構的房屋又小又潮濕,一人說話,左鄰右舍都能聽見。雖然縣委領導和正副部長都可吃中灶,但他總是和一家大小同鍋灶,稀飯泡菜成了家常便飯。他一年四季都是一身淺灰色的斜紋中山服舊裝,留著平頭,戴草帽、穿草鞋。不認識他的人覺得他就是一個普通工人或者農民,根本不會想到他是縣委領導。他最與眾不同的是調研必須到田間地頭、入戶進院,還要親自進廚房、揭鍋蓋,看鍋里煮的是什么,老百姓碗里吃的是什么,還敲柜子看裝有多少糧食。周永開的這些作風拉近了他和老百姓的距離,使得大家都愿意接近他,向他道實情、講真話,同時他也給基層干部做出了榜樣,贏得了普遍歡迎和好評,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由于他掌握的情況客觀真實,在縣委討論工作時,特別是他分管的農業農村工作,他的意見往往都得到大多數人的贊同,威信也越來越高。

      那時,巴中縣在整個達縣地區乃至全省都是一個有名的農業大縣。中央有個農業八字方針是:土、肥、水、種、密、保、管、工,所以農田水利建設顯得特別重要。周永開用了不少精力抓全縣的農田水利建設,尤其是化成水庫,是全縣集蓄水、灌溉、發電、養殖等于一體的最大水利骨干工程,由國家投資,縣上投勞。移民搬遷、安置、土石方開挖,堤壩修筑,任務十分繁重艱巨。周永開親自任指揮長,定期或不定期地到工地調查研究,面對面地指導,切切實實地解決了一系列問題,確保了工程進度和質量。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巴中的工作,許多方面在達縣地區是名列前茅的,這其中原因主要是農業搞得不錯??陀^地講,縣委分管農業的周永開是功不可沒的。由于抓農業是縣委工作的頭等大事,大會小會主要講農業,周永開自然出頭露面多??h委張書記很開明,對周永開很信任,很放手。周永開的工作、思想、情操贏得了全縣人民的普遍贊譽,人們親切地稱他為“草鞋書記”“草帽書記”,他和巴中人民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后來,組織上調他去達縣地委工作時,許多基層干部和群眾向組織上請求,要留他在巴中繼續工作。

      在擔任達縣地委副書記、地區紀委書記期間,周永開一如既往地忠于黨,依然不改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斗志昂揚,旗幟鮮明,同黨內一切不正之風作堅決斗爭,把紀委的工作搞得有聲有色,深得群眾好評。

      周永開現已年過九旬,一直退而不休,從未停止過前進的腳步,努力余熱生輝。前些年他花了很多精力,在萬源同一些老同志一道,自己投資投勞,為當地人民做了不少有益的事情。后又四處奔走,策劃拍攝了以紅四方面軍在川浴血奮戰為題材的電視劇《血戰萬源》,播出后獲好評。他越是年邁,對黨和人民的感情就越濃,近年他又回到老家巴中,同當年地下黨員中健在的老同志一道倡導在當年的活動中心奇章中學創立了共產主義獎學金,激勵一批批學子立志成才,爭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他看到老家化成金光梁大灣村遍地巨石散落的自然奇觀,又精心策劃在這里打造石文化,供學者研究、游人觀賞,還在這里倡導創辦了李花節,助推李子生產、加工、銷售一條龍,讓全村農民致富。

      周永開經常對周圍的老同志、老同事講:“作為一名共產黨人,要永遠跟黨走,要始終牢記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人的生命有限,為人民服務無限!”這就是他的誓言!這就是他的心聲!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言行如一,令人敬佩!


      來源:達州日報網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0818-2380088 郵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0818-2379260 舉報郵箱:jubao@12377.cn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
      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小黄片软件
        1. <wbr id="jdnju"></wbr>

        2. <form id="jdnju"><pre id="jdnju"></pre></form>
          <strike id="jdnju"></strike>